初次产粮,墨水无,请多指教

闲的没事废话多

写文写不出几个字

【侑灯】飘

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,试了一下和平时不太一样的写法。

很短,ooc有,是我太菜了

著名文不对题选手再次打出GG(x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在下坠。”


七海灯子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处境——她看到眼前的景象正在飞速远离自己,速度快得简直就像是曾经在新干线上看到窗外的那些风景,头晕目眩。


她想,那些网上所说的跳楼者看到的果然都是假的,下落过程中哪可能看得到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呢,只是下坠着,地面越来越近了,她闭起了眼睛,等待世界走向终结。


疼痛有一瞬间袭击了她——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。她等不到死亡,眯起眼...

 

【侑灯】于逢魔之时

一小段摸鱼,恋情中的特殊记忆嘛w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糸侑最近沉迷于日落,如同她曾经着迷于星空那样。七海灯子问她为什么,她也不说,小心思罢了,灯子也没放在心上。侑会在晴朗天气的傍晚在阳台呆上一会儿,即使她们的城市高楼林立,夕阳被连成片的高楼切割得不像样,可她还是会看上一会儿,就一会儿。七海灯子在屋里看着恋人小小的背影甚至想过,不然干脆搬个家吧。


灯子有时会陪恋人一起在阳台上站一会儿,她没告诉侑,其实她也喜欢日落,燃烧了整个白天的太阳总会把天空都染上成片的暖橘色,连带着云一起,渐渐变成了最喜欢的女孩头发的颜色。然后暗下去,再暗下去。如果是夏天,虫鸣便会出现了。这时候她会拿一...

 

【星陈】归来

自家小孩儿想要星陈的糖,就稍微试了一下,不过谁知道这算不算糖(x)

内含微量霞诗(✓)

第一次写星陈,很短,ooc严重,慎入(✓)

↓↓↓


星熊没有再骑过那辆她引以为傲的哥伦比亚大缸70vv,她说这个要等老陈回来,老陈回来她就把这台车让给她。


她还是和从前一样,每天巡逻,打一打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敌人,结束之后去喝杯酒。硬要说有什么不习惯的话……一定是新的盾牌吧。毕竟般若被削了个角儿,星熊联系了好多工匠都不知道该怎么修它,只好就那样搁在宿舍了。老魏给她配的盾,她第一次拿着它上场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才好。


夜深了,该是交班的时间了。星熊收拾了一下回了宿舍,陈几乎什...

 

练习,是刚才聊天的梗)


雪下的又大了些,星熊拿着伞问身边的陈,要不要打伞。陈说不要,难得下雪打伞就没意思了。星熊便笑了,呵出的白气都散在雪花里,落到了地上。

星熊说,“没事,那就走走,”她低头看看身边尾巴甩来甩去的小龙,怎么看都觉得可爱,想逗逗她,“老陈,这要是从远处看,大家都要以为我们已经好大年纪了吧,头发都是白的了。”

陈给这么一逗,有点恼了,揪住星熊领子往自己这边拽,“说的什么鬼话,就不能好好走路!”语气很严厉,就像往日里近卫局开会时拍着桌子批评手下的那个陈警官,呃,当然……如果星熊没看见她脸红的话。


高大的鬼族弯着腰,只是笑着看陈,一句话也不说。她头顶上的积...

 

【只是一个普通的置顶】

咳。

你好呀,我是嘿。  带着句号的那种。也许可以叫我阿嘿?

是只鸽子,虽然很辣鸡但是鸽的一去不返。


微博:嘿狼狼今天也被熊熊RUA了

性别男,性别男,性别男!

熊熊=我女朋友,大家都知道了嗯@Akuma 


目前只写过侑灯,其实想试试写点别的。

有个坑叫拂晓,写完了但是迟迟没有发,会发的,不过要改一改,这是我第一个坑,不会弃的。谢谢大家还记得。


写东西水平飘忽不定,但是总体而言是个辣鸡十八线小透明。✓

写文写不来几个字但是废话超级多。✓


有时差,所以如果半夜私信也许我看不到,请见谅。


我这么菜,谢谢您还愿意看完。


最...

 

2020.04.12

今天也是打扰akuma上课的屑阿嘿!


终于受不了手机卡的要死了,今天开始启用akuma同款手机,顺便挂上了水族馆挂件!(第一次在手机上挂东西,感觉好稀奇.jpg)

就在刚才又看到她写字啦!写给我的(咳)有点开心,当时都不敢想的半年已经真真切切来了,感觉距离也更近了。


半年前的这会儿我刚把鱼钩甩下去,怂巴巴地握紧了钓竿,一晃半年就过去了,真好。


也许今年的冬天,我眼里真的连雪都是粉红色的

 

2020.04.11

泰拉瑞亚这个游戏变得有趣了

它有趣就有趣在关了游戏电话可以不挂断(x)


kuma今天的作息也很规律,喜欢出门散步但是被迫宅家中,很喜欢RIO这类饮料,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喝?


(是只一旦更新就有可能达成刷屏的强者kuma!)


(另:睡着的时候也超可爱)

 

【小糸侑生贺24h|01:00】离别

1、侑侑生日快乐


2、我是魔鬼我面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七海灯子最近经常想起从前的日子。


那时已经是深秋了,小糸侑依旧笑得很明朗,一句一句叫她“灯子”,她便任由对方牵着往前走,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,七海灯子抬手去遮挡,在指缝中窥见了秋天的一角——她们住的地方很美,银杏的落叶铺满了街道,侑像孩子一样踩着落叶发出响声,空气中弥漫了金木樨的香气。这是秋天独有的,年年如一却怎么也看不厌的风景。阳光很好,七海灯子便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,秋天的午后总是很温柔,将这一年中最舒适的温暖倾泻而下,...

 

【侑灯】醉

答应了Akuma昨天晚上发的结果又鸽了orz

是听了一首歌突然想到的奇奇怪怪的脑洞,没头没尾的希望不会太烂...

话题确实也稍微有点...敏感,这些年身边也发生了不少类似的事情,写起来感觉有些不太一样。

嘛,活着当然是最重要的,如果有什么坎儿觉得过不去了,那就醉倒吧。用什么都行。


********


七海灯子手腕上有一道疤。


她早上醒来下意识的看向那道疤痕——很淡,恢复的很好,是复诊时连医生都会惊讶的程度。也许再过个一两年,这道痕迹就只有她本人和小糸侑还会记得了吧。即使她并不想让这种事被恋人记住。...


 

Q:太太您平时喜欢看些什么书呢?文笔好细腻的说。阔以推荐一堆嘛???

我只是个小辣鸡orz不过我平时看的书真的还挺杂的23333什么都看一点,比如呼兰河传啊刀锋啊雪国什么的,侦探类看的比较多,东野圭吾的本格推理真的很厉害。以及强烈推荐一下百年孤独和悲惨世界!

 

【侑灯】光影(上)

是点文!

保镖大小姐真香啊ww@ain’t  no M high enough 


拖了好久orz我有错我检讨下次还敢(x)


 ↓


“侑,你会一直保护我吗?”


“会的,小姐。”


*************


七海灯子睁开眼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,以她平时的作息来看,这个时间已经晚到可以说是任性了。她用了两分钟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什么,又用了半小时洗漱,当她准备出门时,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。


她房间的窗口...

 
 

© 嘿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